一早,六點就醒了,起床快手快腳整理好行李,八點半就已經將行李放置在門外,實在是滿意自己的行動迅速阿~~9.00吃早餐,是導遊努力與旅館協調的結果,因為台灣時間9.00,等於當地時間7.00,真是頂早的。

車上聽到導遊講當地人的趣事,以前,當地人看到飛機,以為是大鳥,於是紛紛把口袋中的食物拿出來丟上去想餵食大鳥;剛開始看到火車,也以為可以像路邊攔車一樣,想搭便車的人於是衝上前去攔車,於是被車撞死的人不少,也有人以為火車橫著走這樣快,如果站起來走會更快,導遊一番笑話,聽到車上的人笑得東倒西歪,我想在每個開發中國家,對於新事物反應,還真會發生許多趣事。

今天走國道,一路上車況很好,這裡路上車輛其實還真不多,更不可能會塞車啦~~,到庫爾勒需3~4小時。

前往羅布人村寨前,在路上看見一片胡楊木轉成金黃,水中倒影讓人驚喜,於是停車拍照。

路上看見羊咩咩經過。

路邊美麗的蘆葦。

一大片的蘆葦。

終於到了【羅布人村寨】。

此為入口處。

我們將車子停在餐廳前,但沒進入餐廳用餐,旅遊景點的餐廳,費用應該滿驚人的。

村寨位於尉犁縣城西南35公里處,距庫爾勒市南85公里處。村寨方圓72平方公里,有二十多戶人家,是中國西部地域面積最大的村莊之一。但據導遊所言,目前此地已經沒有真正的羅布人,只有為了遊客而穿著羅布人傳統服飾的工作人員在現場,提供拍照而已,我想也是,誰希望每天的生活,被遊客拿相機不斷的拍照侵犯?

羅布人村寨先後投資1807萬元,修建了塔河吊橋、接待木屋、休閒長廊、羅布人民居、通訊塔、道路等。下圖為休閒長廊,是休憩的地方,許多人只願意從餐廳步行約10多步到這涼亭拍照而已,後面有一大片漂亮的水中倒影,都無緣一見。

從這裡往後走,有塔河吊橋,旁邊標示不要搖晃,以避免年久崩塌,吊橋看起來的確滿簡陋的。沒想到我經過時,真的有幾個女生在前面不斷的故意搖晃並大笑,無視於旁邊的標識,我真是忍不住想要大罵,一點公德心都沒有,她們站在橋頭晃,走在橋中的人晃的更嚴重,真是讓人火冒三丈。

 

羅布人村寨周邊都是沙漠區,聽說,古代羅布泊地區有個樓蘭古國,被沙漠吞噬後,只留下一個不解之謎。隨著羅布泊水面不斷縮小、干涸,生活在樓蘭故地的先民,划著胡楊木掏空的獨木舟溯流而上,在孔雀河、塔里木河中游地帶逐漸定居,形成沙漠邊緣的村庄—羅布人村寨,過著與世隔絕逐水而居的漁獵生活。直到上世紀末,被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發現,向世界公布後才為人所知。以上是我在網路上看到的資料,真假無從查證,但也為這地方添了許多神秘色彩。

 

這附近包含許多地形,沼澤、沙地都有,各式面貌都成為攝影者最愛捕捉鏡頭的天堂。

看到水中倒影,我瘋狂拍攝,旁邊有沙漠越野車、駱駝之類的交通工具,可以到沙漠區去觀賞,我事前沒有做好功課,導遊也沒有說明,現場停留時間也不太夠,故把所有時間都用來拍照,不知道橫越沙漠區有好風景可以觀賞,實在扼腕。

團裡大概只有我在這裡待這樣久,其他人都在餐廳前的村寨展示區逗留,不知後方有這美麗的地方,拍到這些照片,現在整理時,真是開心。

羅布人村寨景區位於中國最長的內陸河--塔裏木河中下游,是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特色兼具的沙漠型風景旅遊區。

 

這裡是國家2A景區,其生態觀光、狩獵、泛舟、羅布人風情遊等成為來新疆必到之處,我建議來這裡可以待兩天,到沙漠區逛逛,有許多攝影機會。我們只在這裡停留不到兩小時,真的不夠。

這裡隨處可見的一棵胡楊樹,佇立在寧靜湖水中,都是絕美的一景。

 

拿畫筆、畫紙,找塊淨土席地而坐,可以消磨一天時光。

 

逛累時,如果不介意遊客眼光,隨處都可以橫躺。但這裡佔地廣大,如果來時非旅遊旺季,許多地方都杳無人煙,找個僻靜之處睡個慵懶午睡,多愜意。

我去時,隨處都可拍到無人空景,這裡中國內地來的旅遊人口多,但大多不願意走遠,穿西裝、高跟鞋要走這種地面也很辛苦吧。空景處處讓鏡頭單純攝取景物,是很棒的機會。

羅布人是沙漠瀚海中的打魚人,說羅布方言,羅布人不耕不牧,以魚為食,取天鵝絨當衣服,由多種民族融合而成。千百年來,羅布泊孕育了羅布人奇特的民俗風情和沙漠文化。

當年羅布人逐水草而居,居無定所,對房舍的要求不高,在水編找一棵大胡楊樹,以樹冠為屋頂,用紅柳、蘆葦和樹枝編織成茅草屋,這種茅屋可以居住多年。下圖就很像他們過去的茅屋,看到這處讓我想起巴里島的懶人亭,溫暖的陽光下躺著接受洗禮,高等享受。

我逛了一圈,走出去,周邊的紀念館根本沒有紀念品可以買,商品種類少,售貨架上零零落落,販售的商品也是從別處批過來的物品,跟當地一點關係也無,且包裝拙劣,很像簡陋的小小小超市,空空塑膠架後還可以看到床與棉被,應該是工作人員住所。

中國旅遊開發是近幾年的事情,即使進步迅速,但是人民對於旅遊的觀念與服務還在啟蒙階段,我覺得真該跟台灣九份好好學學,九份紀念品種類之多,令人驚嘆,即使與當地景物關聯性不高,但卻可以快速塑造出風景區的基本架構,有傳統景物與紀念品、美食,也的確受到許多遊客親睞。

這裡可考慮將風景照片拍攝後製作成小項鍊、鑰匙圈等,也可用竹子編織小型模型如小木屋等,只要做工有一定精緻度,不過於拙劣,相信許多旅遊者都想要順便帶回一些與當地有關的紀念品,將有助增加可觀獲利。

到停車處等待,聽師傅說,才知道還有展示型村寨可以逛。這個入口的木製建築,如果可以做成縮小模型當作旅遊商品販售,連我都會忍不住想要帶回家作紀念。

這村寨真是展示型的,建築物非常工整與現代化。

獨木舟是羅布人的交通工具,以此下湖捕魚,歸來時把魚堆在村口,任憑村人取食,女人點燃篝火,把魚一剖為二,穿在紅柳條上在火堆旁烤熟,即為左下圖。右下圖為虎皮展示。

 

 

沿途看到有人導覽,我多看幾眼而已,那人就一直注意我,我心想,這人該不會以為我在聽他導覽,等下一定跟我收錢,我趕緊到處拍照拉開距離。後來聽說,如果再多聽一下,的確就要付費不可,常有人不知道這狀況而與導覽人員發生爭執,中國旅遊,對於收費部份規範從來不明,使遊客容易因此而起爭執,實在是需要改進。

 

 

從下圖門進入後,可以看到實際的羅布人村寨,裡面已經不是原始的羅布人,而由工作人員喬裝。

此為門口的兩張說明,我乾脆直接拍下,也就不用再打字。

 

下圖的小屋,可以入內拍照,但須收費,團員進入看到有工作人員穿當地的傳統服飾在裡面包水餃,說是工作人員的晚餐。

下圖門廊前,還掛著魚乾,只供觀賞用。這裡人不食用水果、蔬菜,不食鹽和作料,也沒有陶罐和銅鐵器皿,卻發明了用木盆和羊肚子燒水、煮肉的絕技。他們烙麵餅的方法也特別:把沙坑燒熱,然後把麵餅埋入,做出來麵餅呈金黃色,風味獨特。

老古樹下的紡紗機,固定時間有專人會在此紡紗提供遊客觀賞。

 

下圖這條魚乾比較大,聽說魚尾被團員不小心經過時,以頭部撞斷了,所以變成沒有尾巴的魚。右下圖為過去羅布人使用的抽水機,還是可以打出水來。

 

 

 

午餐,在鄰近鄉間小飯館,我永遠的蕃茄炒蛋拉麵。這間小飯館旁,正在烤餅,吃過飯後我就到烤房拍照。

 

一個個熱騰騰的摸摸,用鉤子勾出放在桶子裡,然後再放在窗前的平台,隨時都有路人經過會買一些回家,還有人一次拿走一麻袋,我以為是聚會用,那人回答只是家裡要食用而已。沾上芝麻的摸摸味道很棒又香。

  

午餐後,前往【鐵門關】,距離庫爾勒市約8公里,歷史上鐵門關一直是兵家險惡的扼守要地。從晉代起,這裡的險要處就設立了關口,因其地處險要,故取名鐵門關。

歷史記載,公元前60年,控制天山以北的匈奴日逐王率12000人出鐵門關投漢,並在庫爾勒以南的平原上和駐守渠犁的漢軍會師,這一行動促成了天山南北的統一,從此,西域各族人民從匈奴的奴隸統治下解放出來,西域也正式列入了漢朝版圖。 

從此關口進去,整路進去都是碎花崗岩,道路柔腸寸斷,雜草叢生。如果發生地震,這裡隨時都有崩塌的危險。

 鐵門關一處石壁上的刻“襟山帶河”。它紀錄了這樣一段歷史:清光緒十三年(1887)10月,清軍一舉攻下鐵門關,擾亂新疆的侵略軍頭目阿古柏嚇得在庫爾勒自殺身亡。清軍將領劉錦堂為了紀念這次勝利,為鐵門關題寫這四字。一百多年過去了,在現場還可以看到這四字,如今,鐵關峽谷的一條攔河大霸上建起了大水庫,往日奇險無比的峽谷中的一段已淹沒在萬頃碧水之中。

 

現在這裡已經成為滿無聊的景點,沿途的牆面都被提字,甚或還有毛澤東的題字?我問導遊,她也不認為這真是毛澤東所筆,這裡無人駐守,隨時都可能發生破壞古蹟原始牆面的事情,卻似乎無人認為茲事體大,或許對於處處都有上千年歷史的中國而言,古蹟等於生活中的一部份,隨處都可見也讓珍貴性降低不少,許多古蹟都因此被破壞殆盡。

下面這台木戰車,位於購票處,購票處旁有一展示點,內部幾乎空無一物,有人不察進入參觀,管理員告知必須付費才能參觀,有時,真不能理解付費的權利與義務到底如何劃分?只要在觀光景點隨處設置展示廳,內部隨意佈置就可收費?

回程,原本以為會走國道往庫車,天色越來越暗,卻走向沙漠公路,聽到這四字,還真以為自己置身塔克拉瑪干沙漠中一樣興奮,但其實有很大的差異,這段沙漠公路只能以廣大荒蕪來稱之,比起塔克拉瑪干沙漠中處處光影下的美麗沙丘,實在是不能相比。

 

整條路,一開始有一小段柏油路,還是很顛簸,後面幾乎全都是黃土石頭路,團員在車內像是熱鍋裡的土豆般跳躍,幾小時的車程,讓車上幾位老人的情緒達到不滿的沸騰點。

因為路況不好,顛簸之下,老年團員已經情緒很差,不斷在車上抱怨,指說是領隊故意帶大家來試新路,根本不熟這路況,還在這樣晚的時候拿大家當實驗品,後來,有人在一次大顛簸中,頭撞到車頂,留了一點血絲,有的老團員屁股撞痛,於是不滿情緒累積到極點,老團員在後座台語髒話都出籠了,紛紛大聲冷潮熱諷坐在司機旁的領隊自己挑好位置,放團員在後面撞到流血,車上陷入了緊張與憤怒的情緒中。

我看到整路領隊都拿指南針與地圖不斷對方位,我不知道把大家當實驗品的話真假性如何,但我覺得錯誤應該不是出在領隊身上,連女導遊都慌了,半句話都不敢吭聲,連我回頭問候是否需要萬金油之類的東西都被掃到颱風尾,但沒人打圓場的狀態下,的確讓車內氣壓糟到不行。

 

後來車子不斷在鄉間小路上轉來轉去,開車師傅終於出聲,跟大家道歉,天色已經都暗了,大家路邊停車上廁所,師傅去問路,領隊才跟大家解釋,是師傅自認為以前在這附近當兵,還曾親自整修過這條道路,他認為走這條路可以節省一兩鐘頭,於是自行往這條路開,面對領隊的詢問還非常不高興。誰知道這道路狀況已經非他能掌控,聽到車內人的不滿,即使他不懂台語,但感受到氣氛不對讓他壓力更大,車子開得更快又更顛,我坐在司機後面可以感受到他的焦躁,更擔心會因此出車禍,連聲的跟他說,沒關係,慢慢開。老團員們聽到領隊解釋,才不好意思的道歉,師傅問路回來後也跟大家道歉,氣氛才緩和。

我不知道,是何原因,老團員對於帶路的領隊坐在司機旁這狀況會這樣不滿,發生事情第一個反應就是拿這問題開刀,但從今天以後,司機旁位置就由老團員輪流去坐,領隊與導遊坐到後座去,避免老團員面對路況不佳又拿什麼題目開刀,而我還是坐在司機後坐,即使知道司機旁的位置最舒適,但我習慣這座位了,並不想要改變,沒想到在行程結束後面幾天,老團員又拿我這位置開刀,實在真是讓我對跟年紀大的團員出遊感到很反感,這是我出國幾次來第一次遇到這樣態度的老團員。

不禁讓我想起去印度尼泊爾時,有位老團員,跟我老爸同年紀了,一路中從來都擔心自己拖累其他人,低調到不行,連氣候乾燥到流鼻血都不敢告訴其他人,同房的大哥告訴我後,我趕緊去跟領隊說,領隊才拿了面速利達姆給這老團員。

人真有各種面貌,有的人認為自己是大爺,不滿就連髒話都出口,搞到最後沒人敢反駁他們,行程被牽著鼻子走,要在景點多停留時間就停留,要提早離開就提早離開,尤其是如果老團員是幾個老朋友一起出團,那就更可怕了,因為只要他們自己說好,永遠其餘人只能少數服從多數,有意見,就會被找麻煩,甚至當眾給人難堪,真是無理到極致。

終於在晚上11.00多到達金橋酒店,我們外出去吃飯,領隊導遊一直不斷跟大家道歉,老團員自己覺得不好意思,彼此將這事情暫且壓下,師傅更是珊姍來遲,除道歉外一直解釋,哀~~~幾小時的車程到現在,都在這種氣氛中實在真是讓人不愉快。

今明兩晚都在金橋飯店,真高興不用收拾行李了。導遊一直很自責,不斷重複那些事情,我個人認為,事情過了就過了,不斷重複只會讓大家情緒陷在不愉快中,對事情根本沒有幫助,且出外旅遊總不免會有小傷,這次旅行中我也跌傷膝蓋,手上、腳上都有瘀青與割傷,這實在是沒有必要大張旗鼓的不斷擴大。但我的想法也不能對外如此說,否則又要被說是興災樂禍,因為撞到頭的不是我,我才能說這樣輕鬆,真是動輒得咎。

這飯店至今還沒有暖氣,連熱水都是溫的,真是越洗越冷,計劃明天要將衣服送洗,不想要再自己動手洗到腰酸背痛了,出外旅遊,沒必要搞到這樣苦命。這飯店位置良好,步行十分鐘左右就有市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J 的頭像
JJ

旅遊.上癮.鴉片館

J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