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樣一片美景,你覺得,人聲吵雜之下,可以感受到那份寧靜之美嗎?

所以我說,西溪濕地的美景,只適合寡居獨享、慢步遊走,很高興,我選對了方式前來,

雖然走得兩條腿要斷了,因為只要有開放、鋪石階的地方,我都會去探探路、拍拍照,說是20分鐘可以到達出口,我可是走上了兩小時以上。

這些木棧道,如果可以拿個躺椅,剛好有陣陣涼風吹來時,肯定是個睡午覺的好地方,

不然,拉個吊床,那就更完美了。

蓮花季節,抑或是秋天時分,綠葉轉紅,像蘇軾寫的:長松千樹風蕭瑟,

這片湖景搭著風吹樹的聲音,應該更有意境。

難以想像,這片湖水,早年曾是魚塭處處,居民靠漁業為生,

養蠶絲、種桑樹,像是一片世外桃源,難怪吸引如此多的詩人停駐於此,留下許多動人的詩篇。

找了一些詩詞,沒想到,西溪果然出現在許多詩詞上,

西溪子:昨日西溪遊賞,芳樹奇花千樣。鎖春光,金樽滿,聽弦管。嬌妓舞衫香暖,不覺到斜暉,馬馱歸。

寫的是春日到西溪玩耍,喝酒賞景,耳畔傳來絲竹之聲,還有舞妓在此表演歌舞,直到夕陽西下,公子哥喝醉酒讓馬馱回家,描述的是公子哥的無聊享樂生活。

李商隱有一段文,提到對於西溪的描述,提到這裡種植許多梅樹,梅格短小,屈曲槎椏,大的就像黃山的松樹。

這裡有個秋雪庵,裡面有一片蘆花,明月映之,白如積雪,成為當時奇景。

李商隱初到西湖,認為這裡真是江南錦繡之地,久了以後,目厭綺麗,耳厭笙歌,於是到深溪盤谷之地,其中可以避世如桃源、菊水者,就以西溪為最,

李商隱提到他的朋友江道闇有精舍在西溪,招他同隱,他當時留戀於塵世俗事,未能赴約,猶有遺恨。

楊蟠《西溪》詩: 為愛西溪好,長憂溪水窮。山源春更落,散入野田中。 

王思任《西溪》詩: 一岭透天目,千溪叫雨頭。石云開繡壁,山骨洗寒流。 鳥道苔衣滑,人家竹語幽。此行不作路,半武百年游。 

張岱《秋雪庵詩》: 古宕西溪天下聞,輞川詩是記游文。 庵前老荻飛秋雪,林外奇峰聳夏云。 怪石棱層皆露骨,古梅結屈止留筋。 溪山步步堪盤礡,植杖聽泉到夕曛。

這樣多的詩人,為這片美景作詩,前後口徑一致,

但如果不是非誠勿擾那部電影,這片美景,也騙不了人前來,而現在前來者,眾多都是旅行團,更是難以用心體會那份優雅氣質。

我在九月底的平常日前來,遊客稀少,看我拍的照片就知道,大家都搭船到出口,

真正下來走的人,少之又少,周邊的餐廳也不營業,裡面更是空蕩蕩,我走得又累又渴,卻找不到地方可以休憩。

沿途,並不是渺無聲息,下圖那個外觀像石頭的東西,其實是播音器,整路其實都放著音樂,所以不要怕一人獨走。

讓我很驚訝的是,一向覺得中國的景區後來的人工造景粗糙,細節輕忽,但這音樂播放器竟然用水泥打造?

雖然也不是很好看,但這至少是份用心,應該也是到國外取經來的。

音樂像是風潮唱片出的森林狂想曲的音樂,那張專輯由荒野探險家徐仁修、自然錄音專家劉義驊、自然觀察家楊雅棠、留美製作人吳金黛、金曲獎製作人及演奏音樂獎得主范宗沛等人為台灣森林量身打造的自然音樂創作!

http://www.imusic.cn/music/11227/這裡可以試聽,除了音樂本身,還有自然鳥叫、蛙鳴聲音搭配在音樂中,襯著這片美景,的確很搭調。

唐朝李商隱的詩我也喜歡,最為人熟知的有幾句,說出來大家都讀過,包括: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

如此至情至性之人,有五年沒回到長安老家,在西溪寫下的詩中,都帶著思鄉情愁,

悵望西溪水,潺湲奈爾何。不驚春物少,只覺夕陽多。

色染妖韶柳,光含窈窕蘿。人間從到海,天上莫為河。

鳳女彈瑤瑟,龍孫撼玉珂。京華他夜夢,好好寄雲波。

李商隱不想當閒雲野鶴之人,也不想當五大夫受人擁戴,只想歸鄉在家當個丈夫、父親。

如果不是整修過,這片竹籬圍起來的茅舍裡,住的可都是一代才子,現在則把廁所隱藏在裡面。

這些木門,營業時是一片片拆下來,到營業結束再一片片裝回去,

保留古城建築的基本樣貌,雲南建水古城也是如此的樣子。

木門前還有一截小腰門,在宜蘭頭城老街,古屋也有這樣的構造,

即使大門敞開,只要腰門關上,既可以通風,又可以阻隔外界的空間,是很特別的建築風格。

這片,如果荷花季節時,肯定會按快門到手痠,現在有點殘花敗柳之姿。

早年西溪人划竹筏當作交通工具,家門後就設有階梯可以走下來,

這裡的電線全部埋在地下,所以沿途保持的很有意境,很難想像這裡以前有許多養豬業,

排泄物全部都排到水裡,造成嚴重汙染,後來杭州政府大刀闊斧的整建,2005年開始這裡逐漸邁向美好。

下圖,像不像龍門客棧裡,風騷的老闆娘金鑲玉的酒樓?我還真欣賞那樣至情至性的女人,

我沒想在這裡看到那類人物,只覺得大家都只在深潭口附近的河堵街走動,很少人從那裏走進來,也因為是平常日,空空盪盪的空間,真是可惜。

如果這裡開間類似星巴克的門市,生意肯定很好,畢竟現代人,哪有不喝飲料的?

白牆建築下還有繪畫,也很像我在雲南大理看見的白族建築風格。

這裡的衛生間,乾淨度讓人眼睛一亮,門口就有清潔人員直接在現場等待,固定時間就進去清理,這種乾淨度,連上海的景區也比不上,我特別記下來,一定得在部落格裡提一提。

看到下圖,有種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的感覺。

意境,看圖感受,不需多言。

想像一葉扁舟,飄盪在這片湖水間,停泊,躺在船上,隨水波輕輕搖盪,這就是悠閒的最高境界。

濕地裡,橋有八十多座,九月底時沒啥花卉,更不到蘆葦季節,所以詩人描繪的那種百花競放的場景,我無緣躬逢其盛,只拍到少數幾朵,聊表心意。

 

想像,這片樹林倒影,成一片橘紅時,該是何等景象?

旁邊那些五彩繽紛的船,實在太煞風景了。

請靜待下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J 的頭像
JJ

旅遊.上癮.鴉片館

J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