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2007年十月份時,登在Pchome life雜誌那本小本中的文章,標題是『以沙漠當枕,從日出到日落//塔克拉瑪干遙望夕陽』。

文章中的段標︰

■生來寂寞的旅程

這段敘述會憧憬這沙漠,是因為看了三毛的撒哈拉沙漠文章,從此對於沙漠的不可測神秘感充滿幻想,但真正在當地駐守的人來說,一天說不上幾句話,因為每個加壓供水站的巡守處通常只有一個人駐守,除了部份人把愛人接到這裡同住,其餘人總要走上好幾里路才看得到下一個巡守處的人,在沙漠中,語言不是必備的,但一顆還活著的心靈是撐下去的必備品。

■住宿問題大不便

不斷吹著的風,吹起層層風沙,一條條蜿蜒的軌道像是潛藏在地底下的巨蛇,躺在沙漠中看著夕陽,被白天烈陽曬得溫暖的沙子,還有點餘溫,被這層溫暖的沙子包圍,像是躺在一個非常溫暖且有安全感的地方,隨著落日降下,溫地急速的下降。

一間間沙漠中的房間,許多鑽油工人住在這裡,大辣辣的開著門窗,看著電視聊著天,打發夜晚無聊的時光,而驛站主人則忙著摸八圈,而旅人進到房間內,除了看電視,也只能睡覺了,外面氣溫真冷。

■沙漠中的金三順

台灣剛流行過的韓劇「我愛金三順」、「加油金順」,在沙漠區的電視都一樣看得到,頓時覺得好像回到台灣了。

■孕育金黃生命力的胡楊木

美麗的胡楊木,在荒涼的沙漠中展現金黃的身姿,但枯掉的胡楊木像是鬼魅般嚇人,邊走邊想像自己正置身於一群死亡的枯木中,四周靜得只聽得見自己心跳的聲音,在這裡只靠著人走路的腳印踩平的路徑行走,我還真差點迷路在這片枯木中。



新疆遊記一直沒時間處理後續的照片,後面精采的沙漠之旅也沒能紀錄完整。這雖然已經是過期的雜誌,可能也買不到了,掃描下來,以玆紀念,也紀念那幾天在沙漠中的記憶。

全站熱搜

J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